当前位置:  pt真人平台 > 正文

校园广播

【见信如晤】“我见到她之前,从未想到要结婚;我娶了她几十年,从未后悔娶她;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的!”

来源: 新闻中心   作者: 王心雨  摄影:   编辑:冯安琪、王心雨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9月17日  点击次数:


“我见到她之前,从未想到要结婚;我娶了她几十年,从未后悔娶她;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的!”

钱钟书说:“我和他一样。”杨绛说:“我也一样。”关于爱情,这是最朴素却又最动人的表白。

有的时候,人和人的缘分,一面就足够了!1932年春,杨绛在清华大学女子宿舍古月堂的门口,幸运地结识了大名鼎鼎的清华才子钱钟书。那时候,杨绛还叫杨季康。杨绛对他的印象是:眉宇间“蔚然而深秀”,瘦瘦的,书生模样。钱钟书被她清新脱俗吸引。很久以后,在两人分别的日子里,钱钟书这一天一封的信,几乎没有断过。

钱钟书清华毕业,到上海教书,与季康通信很勤。特别是假期,每天一封信。信封上发信人的落款也千变万化,一般称“奏章”。

阿季记得放假回家,门房每天给她送信,口中说:“四小姐,奏章来了。”

 一次钱钟书自称“门内角落”,阿季不解其意。意思是实为钱钟书写给杨绛的文字游戏,门内角落是署名,门内即为Money(钱),角落为(clock)钟,这样连一起就变成了钱钟书了。

相爱三年后,钱钟书与杨绛在苏州庙堂巷杨府举行了结婚仪式。

“那一天是一年里最热的日子,结婚照上,每个人都大汗淋漓,显得狼狈不堪。新人、伴娘、提花篮的小女孩儿、提婚纱的小男孩儿,一个个都像刚被警察拿获的扒手一样”,杨绛在文中幽默地回忆道,“新郎穿的是黑色西装,因为太热,西装上的白色领圈儿被汗水浸得又黄又软”,这正是钱钟书写进《围城》中的新郎形象。

世纪佳缘由此展开。1935年,杨绛与钱书成婚,不久一同出国留学,无论在牛津或是巴黎,都留下了他们相亲相爱的足迹。在文学创作方面钱钟书和杨绛二人更是相辅相成、相得益彰。

在牛津,杨绛与钱钟书曾在诗歌里追忆到,他见到杨绛的第一眼:“颉(xie)眼容光忆见初,蔷薇新瓣浸醍醐。不知腼洗儿时面,曾取红花和雪无。

在杨绛眼中,“夫妻该是终身的朋友,夫妻间最重要的是朋友关系,即使不是知心的朋友,至少也是能做伴侣的朋友或互相尊重的伴侣。”于是,在牛津大学里,杨绛与钱钟书一起在图书馆里苦读,玩起比赛读书的游戏。

晚年,钱钟书想送给妻子一件礼物,他想来想去,世间没有一件礼物与妻子的德与才相匹配。于是,他送给了杨绛八个字——最贤的妻,最才的女。

杨绛无愧于钱钟书的这句赠言,对于杨绛的才学相信没有几个人能质疑的。

杨绛出身名门,是中国著名的作家,戏剧家、翻译家。她翻译的《唐·吉诃(he)德》被公认为最优秀的翻译佳作,已累计发行七十余万册;她写的《老王》被选为初中教材;最值得称赞的是她活了一百零五岁,九十岁高龄的时候写了一本《我们仨》,发行一百多万册,这本书在2003年曾被评为“十大好书第一名”。这就是杨绛,钱钟书口中最才的女。

至于说“最贤的妻”,读过《我们仨sa》的人都知道,杨绛和钱钟书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婚姻生活怎么样。

“最贤的妻”放在“最才的女”之前,断不是信口如此一说。钱钟书深知,一往情深的杨绛,为了做“最贤的妻”,定然会牺牲“最才的女”。所幸,杨绛两者都做到了极致。


杨绛先生的文字常被人称作韵致淡雅,独具一格。更难得的是,当她用这润泽之笔描写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时,也拥有不枝不蔓的冷静,比那些声泪俱下的控诉更具张力,发人深省。人固有一死,以杨绛先生的境界,对与最亲的人团聚,或许比我们外人更坦然的多。直到钱钟书去世之后,杨绛还在一人思念《我们仨sa儿》,谨以杨绛先生的《我们仨sa》的节选,聊寄敬意。


我与钟书


我第一次和钟书见面是在1932年3月,他身着青布大褂,戴一副老式眼镜,眉宇间蔚然而深秀。见面时,他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我没有订婚。”而我则紧张的回答:“我也没有男朋友。”于是便开始鸿雁往来,越写越勤,一天一封,以至于他放假就回家了。我难受了好多时。冷静下来,觉得不好,这是fall in love了。


1933年秋的一天,我给钟书寄了一封信,不巧被其父钱基博老先生看到了,老先生招呼也不打就擅自拆阅。后来钟书跟我说,老先生看到信后,对我大加赞赏。因为我在信中对老钱说:“现在吾两人快乐无用,须两家父亲兄弟皆大欢喜,吾两人之快乐乃彻始终不受障碍。”老先生边看边赞:“真是聪明人语。”


1935年春,老钱获公费留学资格,那时我还没有毕业,但是考虑到老钱从小生活优裕,被娇养惯了,除了读书之外,其它生活琐事一概不关心,尤其是不善于生活自理,处处得有人照顾。我就下定决心跟他完婚一起去英国。


多年前,读到英国传记作家概括最理想的婚姻:“我见到她之前,从未想到要结婚;我娶了她几十年,从未后悔娶她;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。”我把它念给钟书听,他当即回说,“我和他一样”,我说,“我也一样。”


钟书几次对我说,我教你做诗。

我总认真说:“我不是诗人的料。”我做学生时期,课卷上作诗总得好评,但那是真正的“押韵而已”。

我爱读诗,中文诗、西文诗都喜欢,也喜欢和他一起谈诗论诗。我们也常常一同背诗。

我们发现,我们如果同把某一字忘了,左凑右凑凑不上,那个字准是全诗最欠妥帖的字;妥帖的字有黏性,忘不了。

那段时候我们很快活,好像自己打出了一个天地。


就像杨绛所说,钱钟书就像一个孩子,他不会打蝴蝶结,分不清左右脚,拿筷子就像小孩子一样一把抓。留学期间,钱钟书吃不惯洋人的食物,杨绛自己做饭给他吃。其实那时候的杨绛也只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洋学生,她也不懂得做饭,但是她愿意为了钱钟书去努力。就像她说的那样,“在国外,我们两人做伴,只能相依为命。” 理解深才能互相欣赏、吸引、支持和鼓励,两情相悦。门当户对和其他,并不重要。


后来他们留学回国后,正是抗战时期,钱钟书到昆明西南联大教书,杨绛则留在振华女校的上海分校当校长。分居两地,钱钟书三天两头给杨绛写信,然后就苦苦盼着回信。解放后,他们期盼的平静日子并没有到来。“运动”一波接着一波,人心浮躁,知识分子人人自危。“大跃进”时,杨绛下乡改造,钱钟书留在家里,天天给她写信。


在杨绛的《记一次下乡》中写道:

默存留在家里的时候,三天来一信,两天来一信,字小行密,总有两三张纸。

同伙唯我信多,都取笑我。我贴身衬衣上有两只口袋,丝绵背心上面又有两只,每袋最多能容纳四五封信。我攒不到二十封信,肚子上左边右边尽是硬邦邦的信。

其实这些信谁都读得,既不肉麻,政治上也绝无见不得人的话。可是我经过几次运动,多少有点神经病,觉得文字往往像解放前广告上的“百灵机”,“有意想不到之效力”,一旦发生这种效力,白纸黑字,百口莫辩。因此我只敢揣(chuai)在贴身的衣袋里。

衣袋里实在装不下了,我只好抽出信藏在提包里。我身上是轻了,心上却重了,结果只好硬硬心肠,信攒多了,就付之一炬。

我常后悔焚毁了,那许多宝贵的信。

这是默存一辈子写得最好的情书。


我们仿佛能看到一间斗室里,把战火纷扰关在门外的一对夫妻,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,乱世中却有了岁月静好的甘甜。


后来夫妻两下了干校,杨绛分在了菜园,而钱钟书是通信员。他每天下午到村上邮电所去取邮件,就会绕道菜园与杨绛见面。


杨绛说:“我们老夫妇就经常在菜园相会,远胜于旧小说、戏剧里后花园私相约会的情人了。”他每天一封的小短信依旧没有停。每天午后,我可以望见他一脚高、一脚低从砖窑北面跑来。

有时风和日丽,我们就在窝棚南面灌水渠(qu)岸上坐一会儿晒晒太阳。

有时他来晚了,站着说几句话就走。

他三言两语、断断续续、想到就写的信,可亲自撂(liao)给我。

我常常锁上窝棚的木门,陪他走到溪边,再忙忙回来守在菜园里,目送他的背影渐远渐小,渐渐消失。

文革结束后,终于迎来了和平年代。他们一家人,每有分离,必定鸿雁传书,仿佛一日不可分开。

杨绛说:这段时期,钟书和我各随代表团出国访问过几次。钟书每和我分离,必详尽地记下所见所闻和思念之情。


钱钟书在《人鬼兽》这本书的序言曾写过这样一句话,至今令我记忆犹新。

“赠予杨季康,绝无仅有的结合了绝不相容的三者:妻子、情人、朋友。”

杨绛也说,“我一生最大的功劳,就是保住了钱钟书的淘气和那一团痴气,让钱钟书的天性没有受到压迫,没有受到影响。”

杨绛说:“从此以后,咱们没有生离,只有死别。”

“世间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”。只是后来,钱钟书和钱瑗(yuan)父女相继离开了杨绛,离开了人间,只剩下杨绛一个人思念。

杨绛说:“人寿几何,顽铁能炼成的黄金,能有多少?少年贪玩,青年迷恋爱情,壮年汲汲于成名成家,暮年自安于自欺欺人。” 如果说钱钟书对杨绛的爱都融在那绵延60多年的一封封书信中,那么杨绛的爱则体现在对他无私的奉献和支持中。

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。在女儿和丈夫相继去世后,杨绛一人独守孤灯又过了17年。活成了一百零五岁的老人,是什么支撑着她活下去的呢?是对钱钟书的爱,是对《我们仨儿》的思念。

这对文坛伉(kang)俪的爱情,不仅有碧桃花下、新月如钩的浪漫,更融合了两人心有灵犀的默契与坚守。他们诠释了生活上相濡以沫,精神上的相知相契。其深情依旧在岁月的轮回中静水流深,生生不息。

没有亲人的陪伴,但她把最后的日子用来回忆,整理,她说自己是“留下来打扫战场的”。她用自己的文字,在《我们仨》里,让他们又活了一遍。她倔(jue)强地把钱钟书留下的手稿,几麻袋天书般的中外文笔记,多达7万余页,整理出来,完整展现给世人,不让他的才华浪费哪怕一点。  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。是每一个人对爱情最大的期望。时光静静流逝,再美好的故事总有谢幕的一天。他们的故事让人羡慕,更让人向往,愿其深情依旧,在岁月的轮回中静水流深,生生不息.


在节目的最后,心雨要提醒同学们,四六级考试临近,大家都做好准备了吗?

考试前一定要记得钉钉打卡,保持平稳的心态,注意温差变化,准备好一切考试物品,最后预祝大家顺利通过英语四六级考试!逢考必过哦!


接下来是防疫小贴士!


口罩可以用多久? 必须用一次性的吗?

对于一般公众,在没有接触过患者或可疑感染者 的情况下,可以根据清洁程度适度延长使用时间,酌情重复使用,但应注意专人专用,佩戴前按规程洗手, 佩戴时避免接触口罩内侧。

一旦口罩被飞沫或其他污染物污染,或者口罩变形、损坏、有异味时,应立即更换口罩。



pt真人平台-pt真人电子

电子邮箱:hbeuxb@163.com 新闻热线:0712-2345839

通讯地址:湖北省孝感市交通大道272号 传真:07122345265 邮编:432000 版权所有pt真人平台